網站導航    English   
您所處的位置  首頁  > 媒體南工  >  正文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這是寧夏固原楊忠堡小學的孩子,用歌聲送別為他們帶來科學種子的黃木水老師。6年,在65萬少年的心里種下科學夢想,南京工程學院的這位校友近日登上最新公布的“福布斯中國30歲以下精英榜”。

楊忠堡小學,是黃木水和他的團隊此次“科教公益中國行——北線”的第12站,這所小學跟黃木水對接的其他19所學校一樣,學校硬件設施較差,師資隊伍以及教學設備不夠完善,學生多為留守兒童。

“我們10個人租了1輛大巴車,帶上教具和送給孩子們的科教物資,還有滿滿的幾大箱泡面,就這么上路了。”黃木水介紹,他們將大型趣味科學秀、大型科技闖關嘉年華、趣味科技課堂、科普展示體驗送到孩子們面前,還給每個學校贈送教具、書籍等物資用于設立科技角。

據介紹,黃木水團隊聯合江蘇省工程師學會、江蘇省婦女兒童福利基金會等愛心單位聯合發起的“科教公益中國行”已經開展6年,截至目前,已走進四川、寧夏、甘肅等23省84市,服務學校社區(村)780個,策劃開展了數千場的大型科教公益活動,科教公益服務達到650000人次。

除了走進基層學校為孩子們帶來科教之光,他們還邀請陜西商洛、新疆伊寧、西藏墨竹工卡等南京對口幫扶地區的小朋友們來南京科技研學。黃木水帶著他們走進高等學府、科技館、高新技術企業,零距離接觸VR設備、機器人……

“‘扶貧先扶志,扶志必扶智’,科技創新是脫貧致富的重要引擎,希望以這種方式激勵小朋友們好好學習,奮發向上。”黃木水說。

黃木水出生在福建長汀一個偏遠的農村,家境貧苦。在南京工程學院讀大學那4年,他加入了學校“星火基金會”學生公益組織。

星火基金會的前身叫賣報濟困小組。飽嘗貧困滋味的創始人陳可曾用賣報得來的100元錢和一封信挽救過即將因貧失學的少年王金全,得到資助的王金全發誓一定考到南京工程學院,和陳可一起為更多讀不起書的孩子掙學費。令人欣慰的是,王金全考上了南工程,并且如愿接過賣報濟困小組的接力棒……同樣出身貧困的黃木水被他們的故事深深打動。

“他們傳遞了一種信念,無論你生命中遇到過多大的困難挫折,都不要放棄追求,只要抓住一點改變自身命運的機會,你的人生就會不同。而當你有能力的時候,也千萬不要忘記,再給別人一點同樣的機會。”黃木水在學校資助的小超市里,和小伙伴們把賣日用品、學習用品賺到的錢全部捐給了貧困地區的孩子,為突遇不幸的同學發動捐款捐物,經常組織義賣活動。

不滿足這些,他組建了“創翼教育”科普公益團隊,組織志愿者走進社區和鄉村開展科技支教活動。當時,國家正鼓勵大學生創業,在學校的支持下,2014年4月,黃木水和他的團隊正式注冊成立南京創翼少兒科教技術有限公司。“創翼科教”已發展為全國連鎖的少兒科教品牌“韓博士”,在全國已有30多家韓博士機器人創客中心,擁有近千名正式員工。

他還聯合江寧5所高校成立了志愿服務團隊“科教公益聯合會”。創業后,該聯合會成了他招募志愿者參與科教公益的重要平臺。“科教公益聯合會”目前已經有12所兄弟高校、近2萬名志愿者注冊,志愿者不僅利用寒暑假到偏遠地區支教,還會利用周末走進南京的社區、幼兒園、小學等,為普及科技創新知識、提升青少年科技創新能力,建設科技創新型社區實實在在地做一些事情。

2019年,在共青團南京市委員會等的指導支持下,“圓夢教室·跟著韓博士學科學云課堂”投入使用,“韓博士”正式啟動面向東西部扶貧協作對口支援地區、“三區三州”及經濟薄弱地區的線上科技課程。目前,黃木水團隊還與江蘇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勵志陽光助學基金對接開展的“讓科教之火重燃長征路”項目也正在運行中。黃木水要通過線上+線下的方式將科教課程帶到這些援建在紅軍長征路上的101所希望小學里,帶到孩子們的身邊。

目前經團省委推薦,黃木水加入了中國青年科技工作者協會。在這里,他看到了更高更廣闊的世界,也更加堅定了將科教公益事業做下去的決心。“讓科學在更多的孩子中流行起來。”他說,自己會一直在路上。

新聞鏈接:http://njrb.njdaily.cn/html/2021-01/07/content_60_15866.htm?div=2

學校地址:南京市江寧科學園弘景大道1號 | 郵編:211167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5 南京工程學院 蘇ICP備05007116號-1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7 南京工程學院
蘇ICP備05007116號-1
蘇公網安備 32011502010453號

中文不卡高清有码_色综合a在线_ 视频_欧美日本_ 冯仰妍影音先锋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